首页/优秀作文/高中作文/高三作文/正文

寂寞的艺术

“这个鬼天气,真他妈冷得要命!”我用双手把这件已破旧不堪的熟褐色风衣的领使劲往上提,尽管已把大衣裹得线条刚劲,可还是冷得我全身木然。我能想象到自己凌乱的头发是怎样生动地衬托我红肿的耳朵酱紫的嘴唇还有惨白如同贞子的面颊。天空絮絮叨叨飘散着凛冽的寒气,整块大地呈现黯淡的冷灰色。这个现实的世界完全压抑住我梦中的天国,阴霾的世界,痛彻心慌的感觉让我如何能再能够正视每一寸空间如常?

城市的氛围总让我感到痛苦,在插满钢管的土地上如何挥舞我自由的画笔?与一群只懂吃喝玩乐的人又如何能畅叙一番?逃离吧,逃离吧……呐喊声欲振穿胸膛而出;于是,我带上我的画具和仅有的几百块钱开始了我心中的逍遥人生:登青山观云海,临清流触天然,以天为盖,以地为席,鸟儿是我伴,风声箜篌弦,黑白灰勾勒一块璞玉浑金,重色彩晕染一派和谐详然。我的梦简单但遥不可及。一包接一包劣质的“红嘴鸡”,一瓶接一瓶热烈的“二锅头”,一顿没一顿的素菜冷汤——即使钱这么个用法依旧是很不够用。仅仅几天的工夫,我绝望地发现我还是过不了这种看似惬意的生活,我甚至开始恐慌它了。我还是承受不起。妈的,钱!钱!钱!

现在我身上仅剩一块七,刚才买打火机时那个眼花的大爷多找了我一块钱。当时我没开腔,很果断地接过钱然后跑了。我发觉我的心从没跳这么快过。跑远了,我忍不住回过头看:朦胧的雾气中,老大爷挑担子的背影一颤一颤。我回头猛地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眼泪就拼命地往外渗。那种滋味酸痛得让我全身都痉挛了。真是太新鲜了,当初我把我那个贵气的妈推倒我都没这样,当初一家咖啡店的服务员把咖啡泼在我画上我都没这样,当初那个女人偷了我的现金跟存折跟别的男人跑了我都没这样。

我敢肯定,如果现在我就站在你的跟前,面对一个浑身肮脏蜷伏在天桥下还携带一些破烂玩意儿的人,你不得不认为这是一个臭要饭的。耳边的风瑟瑟的哽咽。我用帽子盖住了头,一片黑暗,我希望我什么也不想;可是我现在迷茫得无所事事,巴不得我就以这样的姿势给冻成一座“丰碑”——冻死一个无聊的人,缓解人口压力,也算为社会主义的繁荣建设尽了小生的一点绵薄之力,可又辗转一想,死了个渣渣算个屁事,于是,“死”的想法就暂且搁浅了。我又开始了下一个想法的寻觅。

“况当当”,一阵响亮的撞击声惊醒了正处于太虚之境中的我,但由于在朦胧境界中沉沦得过于痴迷,我还是很迟钝地拉掉帽子。这光也忒刺眼了,半天工夫,我才虚着眼睛把又痛又昏的头仰了个斜向上。很随便的仰望,却不知被什么东西撞击了心中最柔软的那个角落,很轻很轻,却足以让人难以忘怀。这是一张天真无邪的脸,圆圆粉粉的脸庞上镶嵌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她穿着泡泡软软的粉红色外套,躬着背,双手撑在腿上,就以这样的姿势一直盯着她眼前的这个怪人。一时间,我竟然会感到手足无措,第一次为自己的艺术落魄样感到尴尬。我赶忙坐挺了,想整理一下,可我发觉自己根本脏得无法整理了。想到她把钱扔在我画板上,我知道她以为我是一个臭要饭的。

我刚开始狐疑从哪儿冒出这么一个洋娃娃,一看远便瞧见一男一女笑呵呵地往这儿看,估计就是这娃的爹妈。“叔叔,给我画个象吧。”我一阵惊愕。“我会付钱的。”说着她用手指了指我画板上的硬币。“我爸爸妈妈说你会把我画得很漂亮的。”我傻愣着,她说这话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这种感觉太复杂了。稍稍想一想,我过这种落难生活不短日子了,连半个正眼瞧我的人都没有,更何况是请我画画。我难违地笑说“好”。小姑娘的脸上瞬间便笑艳成一朵花。我在我那些染满七彩的包里熟练地找出工具。我让小姑娘看我的头发像不像鸟窝的同时开始亲昵我的线条。每一处抑扬,每一处粗细,每一处虚实,每一处明暗,都如同一绽鲜红的血液在浩瀚的天地里奔流成汹涌的急流抑或是回旋为平静的巨湖。短短的是来分钟却仿佛经历了一场圣洁的洗礼,内心也明朗澄澈了许多。我知道不是因为我单纯的再次动笔,而是这种充满激情、自信的昂扬态度涣然了我。“好了。”瞬时,小姑娘的大眼睛闪烁惊奇的光,迫不及待地跑到我跟前,颤着小手接过画纸,“真象啊,叔叔可真是个大画家!”她的声音里漫溢着喜悦之情。我显然不好意思了,搔搔头,傻呵呵地笑。“叔叔为什么不回家呢?家里会很暖和的。”“啊?”我的笑容僵在脸上。“我……”“如果家太远的话,为什么不去朋友家呢?”我哑口无言。小姑娘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从衣兜里摸出一截红色的铅笔,“我也喜欢画画,我朋友们都希望我成一个大画家,他们送了它给我,我把它送给你。”我木讷的支起手,小姑娘把笔很郑重的搁在我手上,然后转身跑走了。

我再次望远,他们向我招手示意再见,我竟也招了手。

铅笔,朋友送的铅笔。我开始出神。什么叫“朋友”?什么叫“温暖”?又是什么叫真正的“艺术”?而我的朋友、温暖和艺术上的归属感又在哪儿呢?

哪儿呢?

是我不屑于交流还是无法交流?是我不可一世才路过温暖?是我遗弃了社会还是社会遗弃了我?是我自诩了艺术的另类丢失了最简单坦然的美丽?我的梦中天国是家吗?我的人生要永远灰色孤单吗?

我,一个学画十四年的人,竟可笑的背谬了这高雅之物所传递的信念,曾固执地认为艺术在寂寞中永生在热闹中腐朽,诚然,艺术永远不可能与浮躁毗邻,可是也应该有它平凡的近亲。

循影望去,东方天边已晖光涌现……

评语

语言欠流畅,景物描写呆板平庸,观点不明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