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心得体会/心得体会/正文

谈刘子旭获冬残奥会首金的个人感想

他是一个陕西人,他参加了冬奥会中的残奥冬季两项男子距离赛,最后的成绩是18秒51,获得了第1名,拿到了金牌,家人表示他在训练过程中难度系数比较高,然后过程比金牌还重要。

谈刘子旭获冬残奥会首金的个人感想

谈起奥运会,很多人想到的往往是运动员们如何利用身体,在一次次努力中突破常人所不能达的极限。尽管冬奥会已经在2月20号华丽闭幕,但「冬奥会」还远没有结束——3月4日晚,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将正式开幕。

并于3月5日展开主赛期首日争夺,中国体育代表团的首金也没有让大家等待太久。3月5日上午在国家冬季两项中心赛场,24岁的陕西小伙儿刘子旭夺是北京冬残奥会冬季两项男子短距离(坐姿)比赛冠军,为中国体育代表团在本届冬残奥会上收获首枚金牌。

随后在下午结束的残奥冬季两项女子短距离(站姿)比赛中,中国代表团旗手郭雨洁排名第一,为中国队再添一金。这场盛会,关注这些了不起的人,才是真正的「一起向未来」。

一路的艰辛和坚持,铸就了今天的「奥运首金」2008年的一次意外车祸,导致年仅10岁的刘子旭单侧下肢截肢,之后只能靠轮椅和拐杖行动。那时,他一度陷入了无助与无奈中。不过在2013年,16岁的刘子旭被陕西省残联射箭队选中,参与体育运动也改变了他的人生。

艰苦的训练没有难倒坚强的刘子旭,去年12月他在芬兰举行的洲杯残疾人北滑雪赛中取得冬季两项比赛第一名的好成绩,同时取得了北京冬残奥会残奥冬季两项比赛的参赛资格。

在3月5日的比赛中,虽然临近终点的刘子旭险些摔倒,但他还是及时调整并以18分51。5秒的成绩夺得冠军,为东道主中国体育代表团摘下本届冬残奥会的首金。

“后面的比赛,我会尽力发挥出自己的水平。我一直坚信,生活从来不会辜负一个努力坚持的自己。“

北京冬残奥会开幕后首日,残奥冬季两项男子短距离坐姿组比赛举行,西安小伙刘子旭为中国代表团赢来本届比赛的首枚金牌。这也是继平昌冬残奥会轮椅冰壶夺金后,中国代表团史上第二枚冬残奥会金牌。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们也早做好了‘平常心’准备,却未料孩子一举得金。真的不容易。

儿时的一场飞来横祸,使刘子旭单侧下肢截肢,依靠轮椅与拐杖生活的他备受打击。但陕西省残联射箭队的邀请改变了这一切,“生活还要继续,希望运动精神能助他坚强起来。”汗水与成就中,刘子旭找到了新的生活方向。2017年,刘子旭将重心转向滑雪运动,经过严格筛选,他于同年正式加入残疾人越野滑雪和冬季两项国家集训队,开始备战五年后的北京冬残奥会。残奥冬季两项包括越野滑雪和射击两种运动,该项目总比赛距离在6km至15km之间。其间,运动员必须击中10m远的射击靶。而其最重要的成功因素就在于比赛中身体耐力和射击精准度之间转换的能力。

五年间,严苛的封闭式训练中,刘子旭总是在身体累到极限时才去休息。数次参赛后,刘子旭成绩逐次攀升,但无论疲惫或成就,他很少向父母言明。“在他掏出奖状前,我们都不知道孩子参赛获了奖。而在看到他队友的朋友圈前,我们也不知道他受了伤。”

2021年12月,刘子旭于残疾人北欧滑雪欧洲杯大赛中荣获冬季两项男子坐姿第一名,这也是中国队在该项目上获得的世界大赛首枚金牌。但仅发给父亲一张奖牌照片后,刘子旭就再次回到训练当中。“如今他的心理素质较从前成熟了许多,变得更坚毅了。

刘子旭多年努力终于得偿所愿

3月5日,是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开幕后第一个比赛日,中国队收获了两金三银三铜的好成绩。其中,第一枚金牌由冬季两项男子短距离(坐姿)选手刘子旭获得。

比赛中,刘子旭第17个出发。凭借着高超的技术和强大的心理素质,这位1997年出生的老将,在射击项目中十发全中,名次始终排在所有参赛运动员前列。

记者阅官方资料发现,刘子旭是从2017年开始冬季两项的训练,在这之前他则是一名射箭运动员。

对于这种从“静”到“动”的跨项转变,刘子旭的教练朱德文对记者表示,虽然他有射箭的基础,但冬季两项是由越野滑雪和射击两种完全不同风格的竞赛项目组成,对运动员的动静转换能力要求非常高。运动员不仅要学会滑雪,对体能也有很高要求,需要通过不断的基础性训练来增强上肢力量。

“这孩子平时是个慢性子,胜在刻苦,头脑灵活,很能抓住重点。”朱德文回忆道,2019年全运会时,刘子旭因为赛前生病取消了训练,但仍在长距离的比赛中获得了第四名。“这个结果跟他平时的刻苦训练是分不开的。”

谈及今天的金牌,朱德文表示:“作为教练当然很激动,但比赛前我们也没有给他什么压力,并没有对他提出什么要求,让他正常发挥就好,这个结果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因为疫情原因,运动员们出国比赛的机会大大减少,最近的一次比赛是去年12月在芬兰沃卡提举行的残疾人北欧滑雪欧洲杯大赛。”朱德文介绍,在这次比赛中,刘子旭荣获冬季两项男子(坐姿)第一名,这不仅是中国队在该项目上获得的首枚世界大赛金牌,也是刘子旭北京冬残奥会之旅的“敲门砖”。

1960年的第八届冬奥会上,冬季两项首次成为正式比赛项目。这个项目在中国一路走来,从没人练到有人练,从不了解到今天受到高度关注,朱德文也感慨万千:“这个结果我等了二十多年,这个金牌也让我们感受到国家的强大和对体育事业的厚爱,我们多年的努力终于得偿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