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句子/段落摘抄/正文

荷花的诗句千古名句, 描写荷花美的经典名句

古诗白荷花六首:白莲半菡未开时,此花真合在瑶池

荷花多半是红色和白色,荷花在人类出现以前就广泛出现在地球的湖泊沼泽地带,因为荷花强大的生命力,它顽强生存下来,靠自然的进化,所以变异缓慢。天然的荷花大多是粉白两色的,只有少数的荷花是大红或者纯白。而且由于荷花不用投入太多的管理,人工干预较少,所以大多数荷花和原始荷花的差别不算太大。

在唐朝以前,虽然有少量人工培植的重瓣荷花,但基本上都是单瓣的,粉红的。

白色的荷花也有,数量不多,分散在江西,浙江,福建一带,保持着古老的遗传。

在唐朝,崇尚明丽的红色和紫色,所以就算是看到了白荷花,地处乡野,并不以为太稀奇。

但是只有白居易特别对白荷花有种深情。

一来白居易姓白,白色成为一种心理符号。

二来白居易和唐朝达官显贵不一样,他是布衣而后进士。

三是他第一看到白荷花是贬谪到江西九江,在庐山以及庐山附近,看到了成片的白色荷花。

“东林北塘水,湛湛见底清。

中生白芙蓉,菡萏三百茎。
白日发光彩,清飙散芳馨。

泄香银囊破,泻露玉盘倾。
我惭尘垢眼,见此琼瑶英。

乃知红莲花,虚得清净名。
夏萼敷未歇,秋房结才成。

夜深众僧寝,独起绕池行。
欲收一颗子,寄向长安城。

但恐出山去,人间种不生。”唐朝白居易《浔阳三题·东林寺白莲》

这里的白荷花实在是正常,并非人工刻意培植成白色的。这里世代生活的人,并不觉得奇怪。而寺庙的荷花也多半取材当地,但是对于沮丧的白居易来讲,不同的风物可以安抚他沮丧的心情。见多了红色莲花的白居易,看到这里荷塘竟然开得都是白莲花,感到特别美。

那白色的荷花打着花骨朵,亭亭在池塘中,竟然有三百来朵花苞。白居易看到的白荷花为什么让他欣喜呢,因为一般荷花花苞都是青紫色的,随着花苞长大绽开,花朵可以是红的可以是粉的,也有许多是红里带白,白里带红。

但这里的荷花花苞竟然是青白色的,也实打实证明这是白色荷花。所以白居易用银囊来比喻荷花的花苞。这里的荷花纯白无暇。

正是这种荷花通体洁白,一红不染,才让白居易分外动心,仿佛他自己,虽然一场宦海浮沉,最终还是清白落拓。

所以被宦海耽误的农业专家白居易,毫不客气在庐山的自己的草堂里也种这种白荷花,反正长安想回去也回去不了。

50岁的白居易出任杭州刺史,他才觉得天下之大,处处有奇观。他最喜欢的白荷花不但江西有,而且杭州也有,且这里水泽丰富,白荷花更加滋润美丽。这难道不是一种家园的召唤吗?

白居易决定在苏杭养老,他打造西湖,将这里变作人间天堂,在官衙,在西湖,他种上纯洁的白荷花。这里的白荷花有个特点,藕特别脆甜,莲蓬也清甜,对于多病的白居易来讲,京城高位不再眷恋,他希望自己在江南度过晚年。

只是白居易因为政绩太好,又德高望重,朝廷将他又调回京城。从内心讲,白居易是失落的。因为他厌倦了沉浮的官宦生涯.

“白白芙蓉花,本生吴江濆。

不与红者杂,色类自区分。
谁移尔至此,姑苏白使君。

初来苦憔悴,久乃芳氛氲。
月月叶换叶,年年根生根。

陈根与故叶,销化成泥尘。
化者日已远,来者日复新。

一为池中物,永别江南春。”白居易感《白莲花》节录

白居易知道这次调回京城,不大可能再回到苏杭定居。虽然是升官,但是他已经对仕途疲惫,将苏杭的白莲花带回长安洛阳,一是解江南相思之苦,二是用白荷花保佑自己。毕竟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白荷花是他白氏的吉祥物。

这白色的荷花是吴地的特产,长在长江边上,我喜欢它纯净的颜色,和其它荷花有所不同,当时才移种过来时,花叶憔悴,但是一天天适应了这里,开出了美丽的花。

只是白荷花种植到了北方的园林池塘,将永远告别江南自在的地方呀!

白荷花是白居易真实的寄托。虽然白荷花京城或者附近也会有,但是将江浙的白莲郑重引种到北方的,白居易是留下名字的第一人。

“素花多蒙别艳欺,此花真合在瑶池。

无情有恨何人觉?月晓风清欲堕时。”唐朝·陆龟蒙《白莲》

陆龟蒙是晚唐人。他江苏人,一生没有中过进士。前半生给人做幕僚,后半生务农。他最为称道的是写了唐朝江南地区的农具使用专著。

这首诗赞美了白色的荷花,也证明白荷花在唐朝不受主流审美的待见。也暗合了他的身世和清高。这白荷花总是被其他艳丽的花朵所欺负,但是我却觉得美,它纯净到如仙花,适合长在天上的瑶池。

最美是凌晨时候看到它袅袅婷婷的样子,半开半落,晓风残月,清美忧伤。

宋朝农业发达,佛教盛行,提升了白色荷花的审美。

“白莲半菡未开时,看作红莲更不疑。

到得欲开浑别了,玉肤洗退淡臙脂。”宋朝·杨万里《瓶中红白二莲五首》其一

宋朝荷花已经进入插花审美阶段,杨万里这首诗写的是白荷花,但是这个品种却不是纯粹的白荷花。因为这朵荷花的花苞是紫红色的,随着开放,花苞打开,里面的花瓣应该是白色,但是在边缘还是带着粉紫和粉红。整体给人白色的感觉。

这种复合的颜色很常见,我们常常画荷花时,也会在边缘点一点红紫色,颜色更加俏丽。

但这个品种不是上品白荷花,应该是粉色荷花的一个变种。

“莲花生淤泥,净色比天女。

临池见千叶,谪堕问何故。

空明世无匹,银瓶送佛所。

清泉养芳洁,为我三日住。

蔫然落宝床,应返梵天去。”宋朝·苏辙.《千叶白莲花》

宋朝盛行佛教,观音大士莲花座,莲花的宗教意义提升,莲花的人工培植更进一步,培养了复瓣莲花,所谓千叶莲,就是多瓣荷花。而白色的千瓣莲花更是珍品。

将这种莲花和佛教中的吉利挂钩起来,形容它是佛教仙女,用这种花供佛以表达虔诚。

宋朝的审美比较繁复,其实这种千叶莲,我个人觉得并不好看,花瓣多而细碎,失去了荷花本身那种大方素。这种千叶莲很少结果,根系也不发达,还是传统的荷花耐看。

“昨夜三更後,姮娥堕玉簪。

冯夷不敢受,捧出碧波心。”宋朝·王禹偁《咏白莲》

实际白色的荷花虽然美,确实难以表达那种美。这首小诗也算是古典极致,只是现在的人看不懂。

说半夜里,月光嫦娥在湖水中跌落了白玉的簪子,水神的女儿捡到不敢独吞,老老实实捧出了水面,等待嫦娥回来。

细品一下,颇有仙幻的美。那美丽纯净的白色荷花,也只有月光仙女嫦娥的美可以比拟吧。

它开在水面,一种出尘,别样清丽。

正是古诗中的白荷花诗不多,也给后人留下很多余地,来写首白荷花吧!

初衣胜雪为你解读诗词中的爱和美!